【明涛】龙番日记

有人问过他们,如果一开始没有选择当警察的话,现在会是什么样的人。

 

秦明很认真地思考过这个问题,然后告诉林涛,如果他父亲没有死的话,他应该会是个医生,过几十年之后去搞科研。接着又笑了一下,是个裁缝也不定。

 

当其时,拿着三杯加浓咖啡的大宝站在办公室外面,听着两个人的话,长久地不推门进去。同时结合认识老秦这么些年来对方的种种行为,自己默默在心里给他打开了母爱的一盏灯。

 

至于林涛......他觉得自己好想干什么都行。拳击教练,健身教练,工程分析,或者做个普通的上班族,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平平淡淡,安安稳稳。林涛自己说着都摇着头笑了起来,自觉除了当警察以外,他突然之间并找不到一个可以为之奋斗的目标,大概是加班烧坏脑了才这么稀罕。

 

说起他们刚毕业的时候,莫得后台,莫得关系,更莫得钱。关于前两点,在他们刚报警校的时候就被人嘲讽过了。也不是没有迷茫和怀疑过,但事实证明,警队中像他们这种三无青年的还是大多数。而后一点,他们要感谢公安系统提供的宿舍,让秦明和林涛免去一笔不菲的房租。除此之外,他们的工资在刚毕业的学生里还算是不错的。

 

虽然这笔“不错”的工资,后来在他们高中同学工资翻了十倍之后也小小变化过,但始终比不上通胀大步迈向前的速度。

 

难得去一次同学会,林涛都会被这事气得捶胸顿足。

 

午休时候林涛会赖在秦明办公室刷刷微博。

 

看见一个同城加v的著名杠精发文,点名批评龙番局里的警员不是关系过硬就是颜值过硬,配图依稀是林涛的半个背影。他把手机反过去给秦明看,而后又淡笑说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接着翻下面的笑话看。

 

片刻后他偷抬起头瞄秦明一眼,换了个小号马上拉到那条微博下面发了个比中指的表情包。随手往上翻着,看见秦明大号留了两字:“放屁。”

 

接着又发现自己刚刚的那条留言被人点了个赞。

 

林涛偷偷地划着椅子到秦明身边,乘着办公室没人,两人在一片阳光中留下嘴边清风。

龙番日记

天气冷了,刑警大队外面有大爷推着个小车吭哧吭哧地卖糖炒栗子。大宝趁着午休的时候biu地一声冲出去买了两袋,和林涛在办公室里一边聊天一边吃。

秦明看书,听着他两人从前天的jian杀案聊到局里新来的网安小姑娘非常的漂亮。

林涛剥栗子还喜欢先在桌上敲一下。

“你们吃个栗子怎么能够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你懂什么这叫大吉大利。”

“吃多了放屁。”

秦明很实诚地回答。

这首歌真的太有华灯初上时他们在不息的人流里出勤站岗的感觉了。
用无数个夜晚,去摸清楚一个城市的脉络。

想看白天是戴着眼镜衣冠楚楚的律师有空时是调酒师的秦明×主业教拳副业飙车的涛啊!!!!!!!

秦明的眼镜要是黑边的手表要是钢带的!

林涛飙车时穿的要是皮裤军靴啊!!!

龙番日记

大宝去秦明的办公桌上拿资料,不小心瞥到一张被书倒盖遮住的纸,上面露出To林涛这几个字,好奇心驱使大宝拿起它。

“我本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遇到你之后,我希望有来世。”

大宝顺势翻出了桌后柜子里的一盒信封,里面都装了厚厚一沓纸,写满了不同的告白,相同的只有落款人和收件人。

只是一封也没给出去过。

最近怎么老是喜欢写日常。

大概是生活很美好吧。

【楼诚】廿四味人间 1

·不知道可不可以打这个tag,其实这个更应该是明家四姐弟稍微小一些时候的日常吧,慢慢从小时候开始写到长大,好多好多的日常,好多好多的废话哦。

·不合适就删。

———————————————————————

等最晚放假的明楼结了课后,明镜便带着阿香收好东西,领着三兄弟一起回苏州老家过夏去了。

明台最是开心,听到大姐说这个消息后,抱着扫帚当马骑,整客厅地乱蹦,被明楼拿书敲了脑门子。明台佯装吃痛,嘴里喊着阿诚哥救我。阿诚刚从书房出来,手里还带着尺宣纸,见到之后,只是笑。

上海到苏州并不远,坐火车用不了多久。明台大早起来闹着出发,小嘴叽里呱啦地讲个不停,现在累得睡在大姐的膝头上。明楼和明诚并肩坐在大姐的对面,大的那个手里不知道捧着本什么书,小的那个眼睛只顾盯着窗外。

阿诚回苏州的次数不多,而且大都是在冬天,他们过年回家走亲戚的时候。窗外这初夏嫩青青豌豆绿子样的铺天盖地的景,他少见。一路上,心里都在盘算着,看到了几只水牛,几个大大小小的水塘,和要怎么把这些都画下来,送给大姐大哥和明堂哥。

明台就不给了,他只会撕。



到了站后,明堂也在接的人里面。早些时候大姐跟他们说,都这么久不回去了,两家就约好,今年回苏州度夏。所以明堂明楼两表兄弟见面之后,只是拍了拍肩,不说别的。倒是明堂多看了阿诚两眼,“长高了。”

苏州的雨水到底比上海多些,也轻些,润得让人以为梅雨的时令还没过完,院里白色的墙根好像旋即就要长出苔藓爬上台阶来。

明楼被家中兄伯长辈考学问抽不来身,大姐更是难得歇闲,又是在许久不曾久居的故土,也有不少女伴相约。倒是只剩下了明诚和明台这两个小的,天天也不怕雨下,在院子里上书摘花爬架摸瓜玩。

其实像明家这样子的家里,院中只种种檀心墨梅,兰花牡丹,绝不种菜。但明镜这次带着弟弟来,并不住在老宅子里,而是去了父母早年购置的小院里,以前专是夫妇二人带着尚且年幼的明镜和明楼来种花种瓜摸摸土玩的。家中看宅的老仆,在后院种满了各种明诚叫得出来和叫不出来的花果蔬菜,架了几个木架子任瓜藤爬,倒成了两兄弟抓蛐蛐避日头的好地方。

玩累了,就到厅里坐着去,等王嫂给他们准备好洗澡的水。一身臭汗去掉之后,两个半大的孩子又和着皂角香味睡过大半个烈日当头,醒来有香瓜吃的下午。









【秦林】ABO 一时冲动 贰拾贰(上)

·没写完。

·没意思,就是一段日常。

———————————————————————

龙番下雪了,刮着大风。

前几天还不断的雨水,冻得都停住,结冰后又被碾成碎盐。初雪下来时是在夜里,楼顶街道上都细细地铺了一层,路灯一照衬得微微发亮。

窗子是双层的,中间被抽取掉的空气阻隔了外面猎猎呼啸的风和寒。

林涛站在门外,用钥匙打开房门,秦明拎着东西站在他背后帮他挡风。进门后把钥匙放在鞋柜面上,顺手开了灯。

灯是换过的,暖色调,冬天用刚合适。

体检过后没两天林涛的烧就退得七七八八了,医生也说反复低烧是正常现象,毕竟他的身体正在适应体内激增的信息素,开点药平衡一下回家好好休息就行。既然医生肯放人,林涛就赶着去办手续自己收起了东西。

回来的路上,聊着想起家里也没什么东西了,干脆开着车去了趟沃尔玛补冰箱。从速冻饺子冻丸子火锅底料酱菜罐头到以后拿来装毛绒玩具用的收纳盒,大大小小他们都买了个遍。临走前两人推着购物车,并肩小声说着话走向了婴幼区,把一床嫩黄色的软被放在堆得满满的车子里。

回来没多久,暖气刚开,屋子里还是有一点冷的。林涛进门换好棉拖后,走到沙发的这几步路已经把身上的工装羽绒套头卫衣和围巾都扯下来,只穿着打底的棉质长T恤在沙发上伸懒腰,凸起的肚子像个小山包。

“还是家里舒服。”在发出一长串无意义的懒音之后,林涛如是感叹。

秦明先把零零碎碎的东西随便找了个位子放下,也干脆坐到林涛身边来。林涛感觉沙发又陷下去一点,眯着眼把手夹在秦明的肩膀上。

不记得是谁先开始闭上眼的了,或许是暖风作怪,也可能是两个人的呼吸在不经意间同步。总之一觉睡醒,天已经黑的彻底,外面的风没有挺,雪倒是大了些。

秦明比林涛醒得晚些,这么多天他队里医院两头跑,忙着查罗玥还顾着林涛,铁打的也得累。

林涛头上还带着吹头发的热气,他洗过澡了,换了身带绒毛和印有蜡笔小新头的灰蓝色家居服。他打开一包速冻饺子,然后慢慢地往沸着的水里加生菜。林涛怕吵着秦明,干脆就没开抽油烟机,厨房玻璃上结了一层厚厚的水雾,盖住窗外纷纷雪。

等到白白胖胖的饺子差不多浮到水面的时候,秦明走进厨房。人还没醒透,大概是被暖气熏得有点昏昏然,他从背后抱住林涛,头埋在林涛的颈项里,迷迷糊糊说了些什么,连林涛明显地梗了一下也没在意。

“你是不是感冒了?”林涛听到他明显的鼻音,边搅着锅里的饺子问,“等下吃两颗药睡一觉吧,明天我帮你请个假。”

“没什么大事。”

肚子越来越大,这次去医院医生建议林涛可以开始用托腹带分担腰部压力。现在林涛的肚子倒是比以前显。秦明隔着他的衣服,轻轻地在被托腹带勒着的地方揉着。

“吃完饭洗个澡去睡觉吧,等下多拿床被子给你发发汗。”

秦明松开抱着林涛的手,去拿了两个的木色瓷碗,林涛把锅里白白胖胖的饺子全都分在碗里,最后把一起煮的冬菇和鱼蛋生菜铺上去。

———————————————————————
想吃鱼蛋面。

龙番日记

林涛戒烟,秦斐一手抓过他的烟,一手交给她爸一捧酸奶味的棒棒糖。

大家都在车里蹲守时,困得受不了。有人拿出烟盒,开始点烟。

林涛拿出棒棒糖,被大家看着。

林涛:干什么没见过吃糖的吗?

他是张日山,不是张副官。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分分合合,人们都是生离死别,再没有重聚的那日。

你们快去听《血腥爱情故事》!!!!不管是男版女版都好!!!!!!

听着这首歌想写刑侦涛啊!跟秦明说死人的事你办活人的事我来然后就一枪一个起手落拳只写皆有风声!!!就是穿着小黑皮衣工装裤军靴寸头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和我最后的倔强。

·都是瞎写的别考究别推敲。

梦见林涛抱孩子,秦明犹豫了一下从背后抱住了涛涛。

越写越发现林涛有多可爱!!!
我要吹爆这个黄桃味的怕鬼涛!

【秦林】隔烟灯火 下

·别说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随便看看
·来个太太救救这对cp吧  

————————————————————————
      下午五点,秦明家的炉子上架着口锅。锅里头的水沸了,发出细小气泡翻腾起来又破灭的声音,和空调微微的轰鸣声一同盖住了屋外的蝉鸣。

 

      客厅西边的窗帘拉得不严实,斜下的太阳光在地板上拉开的光口漫到桌上,刚刚好在秦明的笔尖前结尾。屋子的被窗帘围得有些许昏暗,刚刚林涛在睡觉,他没开灯。

 

      夏日的午睡不耐用,睡过了依旧是困。

      长期连续工作带来的就是一歇下之后的疲倦。秦明本来就是觉少的人,睡多睡着对他来说就是什么时候睁眼的问题。

      可林涛不行。

      每天消耗大量的心力体能,乱如麻的线索和案情,也只有在睡觉的时候能够把这些东西都给抛开。

 

      林涛刚刚睡醒脑子不清楚,坐在一桌子的卷宗前揉了揉一头乱毛,明显有点犯懵。秦明看着自己面前的报告,微微抬头给林涛和自己分了杯茶,林涛顺着他推来的茶喝下去醒神。

 

      自从决定住一起之后,他们就去挑了张大桌子,有拐角,正好一人一边。桌子是定制的,有足够大的空间给他们放卷宗物证,也放得下随手翻的书和一套小茶具。

      “结案报告还差多少?”

 

      “没多少,就这几页的事情了。”林涛把碍事的文件夹从键盘上挪开,给自己清出一小块的空位,杂七杂八的东西都堆在了电脑屏后边。

 

      外面是流金铄石的天气,可屋子里空调开得足,往身上披件毯子再喝口热茶,舒服得很。林涛睡了大半个下午,把结案报告都堆到了现在,也不能再推了。

 

      等所有敲键盘的声音都停下时,林涛搬着椅子坐在秦明身边卖乖,“老秦,今晚吃啥啊?”

 

      “给你煲壶开水就面包。”

 

      “可别,我闻着味儿了。”林涛主动凑近,狗腿着帮秦明收拾桌子。

 

      “熬着汤,还闷了牛腩。”秦明转过头去看自己右手边的人,听见牛腩两字开心地眼角褶子都笑出来了。

 

      “吃了个把星期红烧牛肉的泡面,今儿总算吃回真的。”林涛把手提收好后,起身去拿热水倒进空了的茶壶里,“秦科长明儿是打算在家里呆着,还是我们两个出去走走?”

 

      “有假?”

 

      “那可不,不然你以为今天我翘班呐?嫌疑人招供了,谭局高兴脑子一热给我们这队补了三天假,说剩下的活就让二队忙去吧。”林涛走到厨房边伸了个懒腰,动作稍一顿,接着又往里边探头,望着锅盖上滋滋地冒着白汽,炖肉的味道给这方空间填满了昏黄的暖色。闻着味儿了,他心满意足地转回秦明坐着的方向眯了眯眼。

 

      “行。”秦明的报告早写完了,拿着木心的书看完小半本。瞅着林涛想偷食的样子催他去洗手,自己走进厨房里,把那些软绵热腾的装进一一个个白瓷碟里,再用这些摆满不大的饭桌。林涛边喊着来咯边拿来两碗白米饭。

      夏日昼长,六点多天还是亮的,太阳依旧烫得灼人,两人的胃口一点都不为面前冒热气的菜肴而减。

      他们都不是自家饭桌上的常客。

      因为职业的原因,执勤的时候他们少有几顿饭是安安心心吃下去的,只偶尔得空了,两人带着大宝到外边去开小灶,说说笑笑吃得热闹。但多数时候吃着就得出现场,或者一边扒着盒饭,一边还要猫着蹲嫌疑人,这些时候吃什么都不重要了。安稳些许的时候,就是半夜队里看录像,人手捧着碗泡面,但全身心放在监控上,也是心不在焉如同嚼蜡。

      林涛较之秦明而言,在健康饮食这方面又缺少那么点追求,基本上市面上的泡面他都吃过且不止一次,以至于他闲下来都能写一篇国内各大品牌泡面不同味道的测评报告。

      这两个人凑在一起,吃饭聊天也能像讲相声,当然逗哏这个角色是林涛担任的,秦明只偶尔看着林涛笑得眯眼时尽一尽他捧哏的本分。

      一顿饭吃完,星星都亮了。两人不想出门也不想工作,秦明干脆拿出了几支酒,坐在沙发上就开始玩游戏,谁输了都是一杯干,林涛笑着说这洋酒都被他俩喝成了三块一听的青岛啤。

      灌空了两个玻璃瓶,游戏轮到秦明这边。

      那时他已经靠着长沙发的抱枕半躺下,秦明还在单人沙发上坐得周正——在起码表面是这样的。

      林涛喝酒上脸,他喝了不少,脸上红得像是小丑拙劣的妆容,却笑得天真。他和秦明脑门上都贴着张纸条,游戏就是在对方的指引下猜出自己额上纸条的名字,猜对了对方喝酒,否则就是和对方共饮一口酒,接着再由对方提问,问题必须被回答。这个规则不甚公平,但玩下来谁也没去追究这个颇为恶趣味的规定是谁提出来的。

      或是游戏原有,又或是他们私加,可没人在意。无所谓输家或胜者,玩家都是找个借口来一醉方休。

      屋子里只点了一盏落地灯,就立在两人坐的沙发之间。客厅的灯不知道在第几个回合里就被人关上了。此时连接他们唯一的光逼迫彼此不断接近,林涛要看清秦明额上的字,不得不从沙发上直起身来。

  “两个字。”林涛笑一下后开口。

“是真实人物?”

“对。”

“我们认识?”

“对。”

“在同一个单位工作?”

“对。”

“女性?”

“不对。”

“住在这附近吗?”

“不对。”

“年纪不超过四十?”

“对。”

“他最近是不是很忙?”

“对。”

“他在打算戒烟?”

“……没有,以后可能会。”

“他是我的朋友。”

“对。”

“我们彼此很熟悉。”

“是的吧。”

“他右耳垂后有颗痣。”

“……老秦”

      看见这两个字的时候,林涛心里一声咔哒,酒意醒了小半。这两个字是他自己一笔一划写上去的,本是私心打算听听秦明怎么描述自己,现在却成了自己要引他说出来。

      双木为林,鼓怒而作。

      答案呼之欲出,秦明没有着急去回答,林涛也不会上赶着去揭穿谜底。两个岁数加起来到花甲的男人,谈起恋爱来是明智了许多,却比十几二十岁的少年人多了数不清的弯弯绕绕,一切正常行为底下都可能藏着两人说不出口的心意。

      “你要问我什么问题?”林涛撑起身体,乖乖地坐直了,他明白秦明的性子,也晓得自己是怎么样的人,秦明对他是不肯做无开头的询问的。

      “你要不要休个假?”

      “嘶……”林涛坐累了往后拧了拧腰,动作大了些牵扯到表面刚刚愈合的伤口,“没事的。不打紧,老秦,真的。”

      之前的行动里面,林涛为了扯开队里新进的一个年轻小伙,被歹徒拿刀在腰侧划开了条十几厘米的口子。他自己不在意,只说不过缝几针,但秦明却着实记住了林涛被血浸透的警服。

“你是什么人?”

“警察。”

“你热爱你的职业吗?”

“是的。”

“那这个职业给你带来的感觉是什么?”

      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

      孤独。

     
      这是他们两个不知道第几次次值夜班时突然蹦出来的词。

      第一反应之下,他觉得不应该。局里,受访的窗口前,巡逻的街上,哪里都是人。灯红酒绿车水马龙朝夕络绎不绝。人是群居动物,难以离开群体而生存,但他明白合群并不只意味着有同类存在,它跟生命的意义是一样的,是理解。

      所以当忙碌疲惫在受害人家属的眼里变成不作为时,当社会舆论把达摩斯之剑反对向他们时,当对方先挑起的摩擦最后都变成警/察打人,毫无过错的一方被迫负责时,他们便明白了这个职业已经在网络上被心怀不轨的人放在灰色地带。

      秦明和林涛害怕什么,怕在出现场见到倒在血泊里的是自己人,怕解剖台上躺着的是熟悉的面孔,怕这条路上走下去的人越来越少。

      从警快十年,回首这段日子,经历过破不了案时的焦头烂额,也看过真相大白时一个普通人呈现出来的丑恶嘴脸和家人的痛苦,也受过舆论的指责。

      但这一路,所幸都非独行。

      深夜不是一个人翻来覆去地看监控,不再是一个人对着尸体手握钢刀沉默无言,灯下的光里有影成双,有交杯接盏,有嬉笑怒骂,有来日方长。是在尘里挣扎许久的行人,终于扑开了长夜迷途,融进了清晨里。

      他们的手都带着寒意,只交叠熨衬,熨衬着又都温暖起来。

    
      林涛无由来地想哭,可脑子里又是谭局的那句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他不算英雄,所以就算流了血,也不是不可以流泪的。

      灯光厚重得压死了他的声带,这经年往事的不堪回首都堵住了喉。林涛审了这么多年人,很是会举一反三。秉持着不能只有他一个人被撩拨的道理,林涛把沙发边小桌上的台灯打开对准秦明,像把温柔的刀将他切开。

      秦明不承认自己作弊,林涛只是把自己喝剩下的半杯酒笑着递给了他,半是拖拉的语气,“秦科长,老秦,要醉咱得一起吧,不然明早这屋子乱七八糟你又只瞪着眼怪我。”

      “慢着,”秦明和林涛亲到一半,突然被他打断,“碗还没洗啊!”

龙番日记

秦斐高考成绩一出,让林涛开心得直夸不愧是秦明的女儿。

填志愿的时候,长长的表就填了公大的名字,愁得林涛拉着秦明在局门口抽了半包烟。

不是说担心她考不上吃不了苦,但自己干这行的自己知道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有多大。警校里边和出社会工作毕竟真的不一样。

秦斐请她大宝姨帮忙,大宝打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林涛,你以前是怎么决定下来要当警察的?”

林队满脑子都是女儿的糟心事,不小心就说了真话“还不是想看多两眼那些个英姿飒爽的女孩子么……”

秦斐:爸我也是这么想的!

秦明:……

大宝:对不起打扰了。

棒!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龙番日记

秦明林涛都没空,就把秦斐放到办公室让她自己一个人玩。

结果出入林涛办公室借口送文件的人络绎不绝。

林队,你信我,我真的不是来看你女儿的,我工作很认真的。

为什么秦林的tag里面会有那么多林秦的文???

求大家了给我这种有cp洁癖的人留条活路吧。

占tag致歉。

龙番日记

林涛平日里脾气好,可怀孕之后就容易烦躁。烦久了就想抽烟。秦明觉着他这样子迟早吸出肺癌,就把他烟全剿了。烟没了就把酒瘾逼了出来,可怀着呢林涛喝不得也不准喝。
何以解忧,唯有喝奶。所以他决定喝奶消愁。
半年喝了十二箱奶,非常出色。
以至于他人身上都有股奶味。

大宝:不是还没生么怎么就有股奶味了。

秦斐出生的时候,黑不拉几的。

林涛:奶全白喝了。

1/4 下一页